找工作
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資訊 > 正文

新希望:計劃2、3、4季度分別出欄生豬120、200、400萬頭左右

發布時間:2020-05-22 14:19    作者:.    來源:公告    查看:
    新希望5月21日公布公司5月19日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

    Q1:公司2020年1季度經營情況以及近期養豬、飼料業務的情況

    A:(1)關于一季報的情況,飼料業務歸母凈利3.2億,禽產業1.8億,豬產業6.7億,食品板塊3000萬。

    在“總部和其他費用”方面,業績預告的時候做了1.5億的一個總的費用,后來月底,我們有幾個聯營公司,不是在主業里面,做一些包括飼料養殖設備或者其他貿易上業務,確認了差不多6000萬的利潤,這一塊補回來,使得最后整個總部和其他費用收窄到9000萬。加上民生銀行投資收益是5.2億,最終的一季度歸母凈利差不多是16.2億。

   (2)4月份的生豬出欄在五一節后做了發布,結構上,首先是有比較小的一部分的外銷仔豬,1.3萬,占4%,數量和占比環比都有小幅的下降。公司在戰略上還是以養肥豬為主,個別時點如果仔豬價格特別好,會靈活地多賣一些仔豬,但不是主流。剩下的育肥豬里面,自產仔豬育肥部分是12.5萬,外購仔豬育肥17萬,自產仔豬育肥占比環比3月份又有進一步的提高。

    伴隨著外購仔豬占比下降,總體上公司養殖的成本在今年到下半年還有進一步的下降空間。自產仔豬育肥成本是13.7元,這一部分全年有信心維持在13-14元。一季度是13.3元,在4月份是13.7元,都在可控范疇之內。但是外購仔豬相比一季度的平均水平增加了,4月份這一批外購仔豬出欄完全成本是29塊錢,相較于一季度增加4元。主要原因為,在2019年10月份然后到11月初的時候,仔豬價格就開始有明顯的上漲,這會引發一個問題,大家看到現在肥豬價格也開始下跌,然后去年的11、12月仔豬價格進一步升高,會不會后面幾個月或者是三季度就出現外購仔豬出欄盈利水平進一步下降,甚至虧損的可能性?我們認為存在這樣的風險,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但首先要把公司養豬業務分兩塊來看,一塊是自產仔豬,成本能夠保持在13-14元,概括起來就是鎖定成本,然后價格是波動的,不同季度不同區域價格會有不同。對于外購仔豬部分,我們建議不用再從成本和售價兩端去看,還是建議用相對穩定的頭均利潤。長期看,肥豬的價格和仔豬的價格是一個平行關系,因此平均下來的利潤會比較穩定。我們在經營決策上,是按照一年下來500元的頭均利潤來設定的,2019年我們全部出欄肥豬的頭均利潤就是600元。2020Q1,即使是外購仔豬出欄,頭均利潤也有1000元,4月份稍微降了點,也有頭均400元。即便我們假定Q2、Q3會比較差一些,但是Q4會肯定恢復一些,因為年底豬價還會上行,而這部分對應的仔豬,在最近隨著肥豬價格下行也會有所下降,就又是一個相對低價的仔豬和相對高價的肥豬。所以對于外購仔豬業務的利潤,也是一個兩頭高,中間低的情況,但全年平均下來,應該能保持在頭均500元左右。

   (3)公司認為近期豬價這樣一個變動有幾方面因素。對于行業來說,一直以來不管是3年還是4年這樣一個大周期,我們發現其實年內都存在這樣一個小周期的。

    去除2019年底豬價漲到40元的情況,以往價格高點都是在22元以下,我們把曲線放到2009-2018年去看,避免2019年數據把坐標軸拉得太高,會看得更清楚一點。這10年里有兩個例外,一個是2016年從年初漲到5月才開始跌,到10月開始漲;2011年是年初開始漲一直漲到6月,然后高位橫盤到9月下行,但是到12月份也是有一個上漲。

    剩下的8年里面,豬價曲線都是接近一個凹字形的形狀,是比較明顯的,凹字形的低點基本上都在3月的中下旬到6月的上旬,大部分集中在4-6月。所以說,二季度其實在一個正常的年內小周期里容易到達最低點的。

    在需求方面的原因:可能更多還是符合過往歷史規律的,比如說春節之后消費的一個下降,結合今年疫情影響導致很多勞動密集型企業的食堂,學校的食堂以及餐飲的消費,還是沒有完全恢復起來,所以最近消費需求比往年正常情況打了一些折扣。

    在供給側方面的原因,靠著三元回交的母豬,確實把這個量是補了一些起來,但是三元回交的效率以及淘汰率的影響,使得這一輪的回補持續性是打了折扣的,整體上我們認為這一輪的產能恢復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當然還有近期中央儲備肉的投放力度較大的因素。

   (4)飼料方面,1-4月的累計同比,豬料增長13%,禽料增長24%,水產增長29%,總量增長22%。單獨4月份有點差異,單獨4月份的豬料增長27%,相較累計增幅較大。禽料的增幅是17%,水產單月增幅20%。

    豬料的上升一方面有市場量的回暖,主要貢獻還是自己養豬量的增加,能夠看到4月份生豬出欄增長在30%以上,所以內部帶動性挺大的,目前主要回暖的還是前端料,也就是母豬料和仔豬料。實際上全行業的豬料數據還是同比下降的。

    禽料單月增幅比起累計增幅稍微收窄。主要因為現在白羽肉禽行業已經是遠遠過剩的情況了,禽肉的價格還能好點,還在相對高位是因為豬價還在高位,但種禽價格已經大幅度下滑。根據白羽肉雞協會的數據,當前祖代和父母代的種雞存欄量,都處在近5-6年的一個歷史高位。所以商品代養殖量其實也是很大的,繼續保持較高的增幅難度會比較大。但即便我們全年能實現15%以上的增幅,考慮到我們每年1300萬噸這么大的基數,也還是不錯的。

    水產量方面,增幅收窄原可能是因為,水產料整個一季度是淡季,4月份也算相對淡季,比一季度稍微好一點,一季度整體上基數比較小,導致整體一季度同比增幅上升幅度較大,后面慢慢基數回歸正常。水產料我們希望全年能做到20%以上的增幅。

    Q2:公司目前禽鏈各環節的收入占比情況?

    A:禽產業,利潤上面來說,總體上分為兩個環節,一個是屠宰,因為我們的商品代養殖,不管是自養、代養,最終都會進到自己的屠宰,對于屠宰就是一個成本,我們就把它合到屠宰里面看。所以我們就講兩個環節,一個是種禽環節,一個是屠宰環節。

    一季度禽產業利潤的貢獻差不多是1.8億,主要的利潤都來自于屠宰板塊。因為種禽環節在去年的11、12月,行業價格就大幅的下滑過,今年春節之后,很多市場上的雞苗鴨苗由于新冠疫情運輸不便,甚至做了填埋。我們種禽業務,雖然有下游自己的一個養殖消化,雖然不至于做填埋,但是做定價的時候要參考市場定價。整個參照市場一個行情定價,差不多是虧損3000萬。

    屠宰方面,目前公司自己商品代養殖規模還不大,更多的是采用保底、保值合同的這樣一種合同養殖,這種模式在商品代行情下降的時候,意味著屠宰成本還低,所以屠宰的利潤比去年還有所增加,最終貢獻了2.1億的利潤。

    Q3:目前國內的非洲豬瘟的發展情況和公司的控制情況如何?

    A:總的來說是常態化?,F在疫苗還沒有出來,企業總體上相較去年,各家企業在防控經驗方面都有所提升,但差異比較大,目前也尚未經過第二年的驗證,所以我們覺得還需要一定時間去觀察。

    有關本公司,我們的防控水平,在行業已經形成一個口碑。在去年一整年以及18年下半年,我們北方的豬場、南方的豬場都完整地經歷一個洗禮。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仍然能夠實現90%的出欄率,而且在最近一季度里還有小幅的上升,提高到91%、92%。我們在非洲豬瘟爆發之前的出欄率是95%左右,可以看到已經朝正常的出欄率水平去恢復了。

    這方面能夠做得好,有很多原因:

    第一,豬場硬件總體較新。我們這一輪的養豬大發展始于2016年。我們大部分豬場都是2016年以后建成,到今年來說還不到5年,都是比較新的。豬場本身比較新,建的時候也采用了一些新的理念,比如對種豬場加裝的空氣過濾系統;即便對于育肥場,不管是公司加農戶合作還是我們自己建立,也都相應的有新標準。

    第二,迅速發展出有效防控方法。在非洲豬瘟爆發之后,我們內部快速形成了一些防控措施,也很快地被農業部吸收過去。比如去年農民日報發布的一篇《防控非洲豬瘟恢復生豬生產九項關鍵技術》文章里面,列舉了9條防控辦法。我們的疫情防控團隊,在里面貢獻了很多的內容和素材。

    第三,當前體量較小便于改造升級。我們畢竟去年還只有約350萬頭,非洲豬瘟帶來一些新要求,我們也可以快速地花錢去做一些改造,包括支持農戶改造。

    第四,綜合性、多維度的管理能力。對于設備、技術和工藝,公司有非常嚴格的管理。我們自己在養豬架構下面,有好幾個縱隊在分頭出動,負責拿地、建場、生產,但是對于一些共性的管理任務如非洲豬瘟防控、育種,我們一定把這件事情抓到總部層面。并且我們也會相應地設計一些獎勵機制:比如成活率高,沒有因為非洲豬瘟造成一些特殊的損失,我們會單獨給你相應的一些激勵。

    Q4:公司今年的出欄目標是800萬頭,后續怎么安排出欄進度?

    A:二季度大約是120萬頭,三季度是200萬頭,四季度是400萬頭左右。

    Q5:生豬業務成本后期是否還有下降空間?

    A:第一,用更多的自產仔豬去替代外購仔豬。比如現在外購仔豬出欄的成本是20元-25元,自產是13-14元,成本差異就有近10元。2020年的外購仔豬占比就會比2019年大幅下降。2021年如果有1500萬頭,外購還是300萬頭,那么平均成本還有下降。

    第二,用更多的自繁母豬去替代外購母豬。今年的自產仔豬里面,因為趕時間發展,有很多自產仔豬的父母代,還是外購的,成本也比較高。到年底我們自己擴繁的父母代母豬儲備上來了,今后如果拿這批母豬替換掉外購母豬,成本也有1元的下降空間。

    第三,自育肥替代合作代養。自育肥和合作代養的成本之間的差異,基本上是在1元左右,今后我們會不斷地提升自育肥比例,長期規劃下來,是要做到70%的自育肥,目前正在朝著這個目標推進。這一輪疫情下來,從行業經驗看,自繁自養模式對于防疫是更優的一種選擇。2020年力爭做到50%左右的自育肥,2021年做到50-60%,2022年做到60-70%。如果按70%的自育肥比例算,那么也粗略可以說是有0.7元的下降空間。

    第四,代養費的下降。后面如果隨著肥豬價格的回落,代養費預計也會有所下降。2019年的代養費是160-170元/頭,2020年是180元,甚至有200-300元/頭的區域,后續隨著豬價的回落,代養費有下降的空間。

    第五,豬場建設優化,使得制造費用下降。我們的豬場大部分建成于16、17年。那兩年公司剛開始決定大規模建設豬場,當時是每頭母豬13000元和育肥豬1500的建設成本,當時是本著高精尖的目的去建的,建設方面比同行業高很多,后來有了一些節省費用的經驗,每頭育肥豬1000元的投資成本。隨著自己建設的項目越來越多,加之和同行的交流,公司找到很多成本優化方案。制造費用分攤后的投資成本不斷降低,這里面也有幾毛錢的下降空間。

    Q6:對后期食品產業板塊的發展是怎樣規劃的?

    A:公司內部的食品板塊包括豬肉屠宰、深加工食品,中央廚房三方面。公司應該是整個行業里面最早提出“農牧食品企業領導者”口號的。我們最近幾年為什么提這個事情?一是養豬的規?;谢潭忍岣?,另外一個可能是如果未來豬肉處于下行期。通過食品業務能把利潤補回來。

    短期內,有一個投資項目。那個項目就是我們經常說的夏津豬場。那邊建了一個200萬體量的屠宰場,不僅能覆蓋當地,也能覆蓋一些東部如濟南的北邊,河北黃驊等區域。今后希望能夠形成真正的從飼料到種豬,到再育肥,再到屠宰的一體化布局。

    對于深加工,是一個重要的方向。其毛利率較高,生鮮肉比起來不是一個量級。但是從市場銷量結構上來看,生鮮還是占最大比例,深加工產品還是要少一點。我們看到國內同行收購了國外企業后,在國內引入西式肉制品業務一直做不起來,后來我們發現,國內外的消費習慣差異很大,國外的早中晚餐都有火腿切片的產品佐餐佐酒,但是國內的火腿消費就太少了,還是喜歡直接買生鮮肉做成菜來吃,所以我們會不斷地提高深加工占比,但也有一個行業的正常比例。

    還有在營銷上,今后會更加偏消費端的方向去努力。比如通過直播帶貨。我們也需要在營銷手段上,向品牌導向的消費品企業去轉型。

    概括一下:對于屠宰會匹配前端的生豬養殖規模,以一定比例配套;對于深加工比例努力去提高,當前主要是練兵階段,打造核心能力。特別是要注重開發渠道客戶;在營銷手段上向ToC的方向不斷改善。

版權聲明:本文轉自網絡,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請聯系【編輯qq:1240812330】刪除,謝謝!

APP下載
官方微信
返回頂部
11选五5开奖河北一定牛